家大院:军民情深似鱼水

 
各位学员:
大家好!
这里是新四军苏浙军区司令部旧址。司令部旧址位于长兴县槐坎乡仰峰,原系清代光绪年间民宅,为沈氏三兄弟所建,故俗称“沈家大院”。旧址住南朝北,前后三进、东侧座,建筑面积2260,大小房间51间。1989年12月12日,新四军苏浙军区司令部旧址被公布为浙江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25日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四军苏浙军区司令部旧址现为“浙江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
沈家大院座落在依山傍水、茂林修竹的仰峰,仰峰是苏浙皖三省交界处,有“鸡鸣三省”美誉。粟裕故居依山傍水,后面是万顷翠竹,屋前是溪水潺潺,堪称“历史红,山林好”的红色宝地。如今,修复完好的沈家大院由当年粟裕将军的勤务兵兼向导和挑夫——侯大爷常年看管着。据侯大爷讲,粟裕将军和夫人楚青当年还在大宅院前开垦了一块地种菜,楚青大姐还常在这大院里替新四军战士缝被子,在这大宅院里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年官兵平等、官兵一家人的浓浓情意。极富生活情趣的粟裕将军,曾在故居后山边亲手替夫人楚青和儿子粟戎生拍了一张见证这段难忘岁月的合影,如今这张珍贵的相片还原封不动地存列在当年王必成旅部,即如今的新四军苏浙军区纪念馆内。
1943年秋王必成、江渭清率领的新四军六师十六旅挺进郎广地区时,旅部机关曾在此驻扎。1945年1月13日中央军委电令成立新四军苏浙军区,苏浙军区司令部就设在这里,粟裕、刘先胜曾在这里居住和办公、当年该宅的第二进楼下为秘书处,参谋处作战科。粟裕司令员和夫人楚青、儿子粟戎生则在第三进楼上居住。这里也是抗战时期,粟裕将军居住时间较长的场所。
粟裕将军和他夫人楚青、2岁大的儿子粟戎生一家住在槐坎仰峰沈家大院楼上。将军屋里的陈设却极其简陋,睡觉用的木床、办公用的三屉桌、竹靠椅、照明用的油盏灯、取暖用的大火盆等,都是向房东借的。然而一代名将在这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灯光下,他在思考如何巩固苏南,打开浙西;灯光下,他在酝酿天目山反顽战役的计划;灯光下,他在听取战友和下属的汇报并一起分析;灯光下,他与家人一起和房东家的长工拉家常,当地群众和战士们关注着沈家大院的灯光,灯光久久不熄,是将军不顾身体仍在操劳,但灯光给大家带来振奋,只要沈家大院的灯光彻夜亮着,不久又会传来新的捷报。在这个大院里,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粟裕将军楼下住着沈家长工侯阿苟,长工是最底层最穷苦的农民,成年给人帮工,老婆也讨不到,所以被子洗了也没人缝,一天侯阿苟正笨手笨脚在缝被子,被楚青看到了,楚青主动迎上去打招呼说:“小伙子你也会缝被子,还是我帮你缝吧?”侯阿苟说:“你是司令员夫人怎么好叫你缝呢?”楚青说:“新四军和老百姓是一家人嘛”。就主动接过针线帮侯阿苟缝起了被子,一边缝一边就和侯阿苟话家常了。说:“你怎么叫阿狗这么难听的名字”?阿狗说:“我们穷人家孩子为了好养,都是阿猫阿狗这样叫的。”楚青说我帮你改成草字头的苟吧。所以“侯阿狗”就改成了“侯阿苟”。粟裕有空也经常去侯阿苟房间坐坐看看、嘘寒问暖,话话家常,家常话出鱼水情,很快和阿苟变成了好朋友。后来侯阿苟逢人就激动地说:楚青帮他缝被子改名字,粟司令和他交朋友,并一口一个粟司令好。所以,习近平同志说:“你把人民群众当亲人,人民群众就把你当亲人;群众在你心中有多重,你在群众心中就有多重。”粟司令把侯阿苟当亲人,侯阿苟就把粟裕一家当亲人。
1944年长兴遭受严重秋旱,煤山、槐坎一带涧溪干涸,群众吃水要到几里路以外的地方去挑。到这年的冬天,群众普遍无米过年。粟裕率部来到仰峰的时候,新四军16旅的干部、战士已在北山园开了几十亩荒地,种了不少元麦、马铃薯、蔬菜等早春作物。当地群众在田头、地角、山边也种了不少蔬菜。山区群众靠挑炭、掮竹到平原地区去换几升米,混以青菜、野草杂着吃。粟裕到这里后,一看到这种情况,就大力支持开荒种地。他领导部队,深入宣传南泥湾精神,号召广大军民,热烈响应毛主席关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同时自己身体力行。他到仰峰住进沈家大院后,立即在屋后开了一块荒地,每天早晨起来,就同夫人楚青和他的警卫员们一起,掘地、种菜、锄草、浇水。后来住到了土地庙后,又在附近新开了一块荒地,种了辣椒、黄瓜、西红柿等许多种蔬菜。群众看到粟司令亲自种菜,进一步鼓舞了种菜度荒、生产自救的劲头。直到现在,许多群众还经常说起粟司令参加劳动、亲自种菜的故事。不少群众说,过去,煤山、槐坎一带是没有马铃薯和西红柿的,是新四军和粟司令从江北带来种子后,大家普遍种了,一直流传到今天。
1945年,新四军苏浙军区在长兴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军区司令部的同志都参加了开荒种地、生产自救。粟裕司令员亲自带头。这一年夏天,天气特别潮闷,虫子也特别多,当时除虫没有农药,当地农民又不懂科学除虫方法,望着光留着梗儿的菜和渐渐枯萎的秧苗发呆,农民有的用一只篮,里面用碗放着水和菜油,用竹壳蘸蘸向四周洒去,想把害虫粘住,但这种方法费力费时又费油,且收效不大。当年,粟司令亲自到菜地去捉虫,把虫捉来放在瓶子里,贴上标签,写上这是什么害虫,几时生,几时捉,用什么方法除等。他还让司令部办了一个“科学除虫展览会”,教士兵和当地农民如何除虫。在粟司令和新四军指战员的帮助下,农民们学会了在菜秧分蘖后用竹子做成梳子在卷叶地方梳一下,将卷叶虫梳到被骄阳晒得发烫的田水里烫死;秧苗适龄时,做一个竹罐,钻一个细眼,里面放菜油,把竹罐嵌在田埂缺口处,让油一滴滴顺水扩散,夜晚禾苗吸水时就会将油吸上,把害虫幼蛹粘死,这方法省工、省油、又均匀,收效甚大;稻子割好后,把稻茬拔起,掘一小坑,将稻茬倒下坑,因为虫都爱在暖处越冬,这种方法可以把害虫吸引到坑里,等到一定时候,用土盖上闷死害虫。粟司令等新四军官兵教会长兴农民的这些除虫方法,一直沿用到解放后有了农药为止。
“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新四军爱民爱到蚕宝宝,对老百姓好;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一家亲。在温塘,还发生了很多军民团结军民融合的感人故事。当地百姓感动地讲:“往来部队知多少,那家不把百姓糟,唯有铁军守纪律,爱民爱到蚕宝宝”。后来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后,解放军指战员就睡在上海马路上,立即赢得上海人民好感和信任,这样的军队靠的牢,这样的党坐江山靠得牢。参加上海战役的部队,前身就是新四军粟裕的部队,很好地继承了新四军的优良传统。守纪律,讲规矩是我党赢得民心,革命胜利的法宝。毛泽东同志在《论持久战》中说:“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幅员广大、人口众多的中华民族,军民一旦动员起来,形成的滚滚铁流,摧枯拉朽。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最终埋葬了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
虽时隔半个世纪,如今纪念馆内的百岁天竹和粟裕将军骨灰敬撒处的苍松(84年粟裕将军骨灰运抵纪念馆时,粟裕将军小儿子粟寒生亲手栽种),依然是那样枝繁叶茂,苍劲挺拔,仿佛粟裕将军虚怀若谷,高风亮节和傲霜斗雪的高尚品格的写真,也仿佛见证着长兴军民情深似鱼水
各位党员,长兴是革命老区,也是驻军大县,是一方有着双拥光荣传统的热土——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早已成为兴人的禀性;“军爱民,民拥军”的热情已经融入当地百姓的血脉。1991年长兴首创省级双拥模范城(县)以来,历届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全国双拥模范县创建。经过全县人共同努力,25年后,2016年,全国双拥模范县最终花落长兴,成为浙江省5个获此殊荣的县市之一。这份荣誉既是对革命时期长兴军民融合的光大和传承,更激励着长兴继续做好双拥工作,并将军民一家亲、军民情似鱼水的团队精神落实到全县经济社会事业发展的中心工作中去,助力长兴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县委党校  殷荣林  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