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长兴县委旧址:铁的决心

各位学员:
大家好!
您现在看到的是新四军苏浙军区时期中共长兴县委旧址,旧址原系民国初期吕氏大户民宅,前后二进五开间砖木结构楼房。
1943年11月,新四军六师十六旅由苏南尾敌南下,开辟郎(溪)、广(德)、长(兴)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不久,中共苏皖区党委移驻苏浙皖边,随后党组织即派李焕等率民运工作队来长兴开展工作。1944年2月,中共长兴县工作委员会在桥下吕家成立,李焕任工委书记。5月,县工委改为县委,直至1945年9月长兴县委机关随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北撤。期间中共长兴县委机关在此办公。
在旧址大门外墙上原有抗战初期1939年浙江省政工队书写的抗战标语:“抱定牺牲决心,争取民族独立自由”,这句标语展示了抗战时期新四军战士及长兴人民对中华民族独立解放事业铁一般的信仰,以及为争取民族独立自由铁一般的决心。
时光荏苒,写在墙上的这句标语已经模糊不可见,但写在长兴人民心上的这句话成了长兴人民的信念源泉,也铸就了长兴军民不怕牺牲、实现民族解放的坚定决心。
作为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老区,长兴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各个时期,涌现了许多仁人志士和优秀共产党人。他们在严酷的革命战争年代里,在白色恐怖的险恶环境中,在生与死的紧要关头,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共和国的诞生,为了社会主义事业和共产主义理想,舍生取义,流血牺牲。一大批长兴籍革命烈士在共和国这块神圣的土地上,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其中有长兴早期党组织创始人之一的张玉帆;有大革命时期被敌人割下头颅挂在上海斜土路电杆上示众的钱一飞;有1927年春入党并参加过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4次被捕视死如归的女共产党员沈秀英;有被日伪宪兵杀害的县委书记史之华;有抗击日寇、血洒疆场的众多先烈;有转战宿北、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等战役为解放全中国血染国土的战斗英雄;有保家卫国,艰苦创业,为国为民献身的新时代楷模等等。
抗战时期,长兴人民作为根据地一员,更是抱着“抱定牺牲决心,争取民族独立自由”的决心,投入到抗战洪流中。这里有共产党员、有普通群众、有农家子弟、有初生之犊……
王元珍,1944年入党,槐花磡农救会主任。1945年留守根据地开展工作,不幸被国民党还乡团抓捕,被严刑拷打仍宁死不屈,最终被敌人杀害,时年30岁。
徐金林,槐坎人,1944年4月10日,作为民兵的护送留守在仰峰的三位伤员前往安全地点,半路与日寇相遇,为了保护伤员,徐金林主动引开敌人,打完手枪最后一刻子弹后,他将手枪在石头上砸烂,等待敌人上前抓捕。待敌人靠近时,他突然从腰间掏出手榴弹,拉开了引线,与敌人同归于尽,年仅21岁。
胡玉春,共产党员,西槐乡抗日民主政府副乡长。1945年新四军奉命北撤,他被组织安排留在家乡坚持斗争,不幸被反动还乡团缉捕。对新四军及抗日民主政府刻骨仇恨的还乡团,在胡玉春身上大肆发泄报复,头一天疯狂拷打,光扁担就打断了四根。然后,又要他交出新四军伤病员和说出地下党员名单。他遍体鳞伤却凛然正气:“我们抗日是民族大义,何罪之有!”噎得敌人说不出理,竟凶残地砍他的手指。而他昏死过去醒来后依然大声呼喊:“共产党员是杀不完的!”敌人面对这么一位如此坚强的革命者,只有继续施暴,用刺刀在他身上连捅七刀,肠子流出了伤口。然而胡玉春除了痛斥敌人外,对敌人想得到的秘密不吐半字。敌人以推入煤井淹死相威胁,也被他以冷笑回击。最后他被凶残的敌人推下煤井,壮烈牺牲,时年48岁
……
在同日伪顽的长期斗争中,广大人民群众认识到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是人民自己的队伍,根据地到处流传着“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的歌谣。大批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出现“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感人场面。当年的泗安区长潮举行各界反攻大会,率先掀起了参军热潮,当场报名的就有45人。与会乡绅也纷纷捐田献款,支持参军扩军。当时,全县有2000多人自愿报名,其中有1600多名青壮年参加了新四军,全县新兵集中整编为一个纵队,县长李焕任队长,煤山区新兵306人编为第一营,洪桥区新兵300多人编为第二营,合溪区新兵300多人编为第三营。另外,丁新区新兵280人编为一个支队,泗安区新兵400人编为一个大队。长兴大部分新兵随军北撤,编入主力部队。
据长兴县新四军研究会第一任会长、新四军老战士胡邦夫回忆,1942年,15岁的他随父亲来到长兴。有一天,新四军来到了村里,他听说后好奇地跑出去看。“当时部队正好在扩招,他们招招手让我过去,动员我参军。”胡邦夫说,一位新四军战士递了一把枪给他,他感觉自己忽然间长大了。
期间,长兴城东洪桥横山一带有许多农家子弟自愿报名,后有40多人参加了新四军。1945年,随新四军北撤,其中有一部分同志在解放战争或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其中最令人敬佩的是两名在解放战争初期牺牲在华东战场上的我县“特殊”革命先烈——殷阿春、殷和尚,被称为“一门双烈士”。
殷阿春(1916—1947.1)、殷和尚(1920—1946.12)兄弟俩系长兴县洪桥镇道古埭村水塘里自然村人。1945年8月,双双在自己的家乡洪桥参加了粟裕司令员率领的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1945年9月随新四军部队北撤,分别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第一师第一旅第一团三营七连和八连战士。1946年12月,弟弟殷和尚参加江苏宿北战役,宿北战役是华东战区的一个转折点,华东战场从前沿逐步转为纵深,正面战场逐步收缩,兵力也随之集中,以后的歼灭战的规模也逐步扩大。在这场战役中,弟弟殷和尚当时是作为主力的华东野战军一员,是这场战役的先锋,在战斗中冲锋在前,敢于拼搏,不幸壮烈牺牲。哥哥殷阿春化悲痛为力量,随部队冲锋陷阵,继续战斗。1947年1月,莱芜战役打响,莱芜战役,华东野战军以临沂一座空城,换取来国民党军1个“绥靖”区指挥部、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的重大胜利。此役,粉碎了国民党军南北夹击,逼迫华东野战军在不利条件下与其决战的计划,这一战役俘敌数量之多、歼敌速度之快,都创造了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的最高纪录。不幸的是,哥哥殷阿春在这场战役中壮烈殉国。殷阿春牺牲时年仅30岁、殷和尚牺牲时只有26岁。两人牺牲时间仅隔一个月,令人唏嘘不已。这两位烈士与其它烈士不同的是他们是亲兄弟,是一家人,像一家人中涌现出两位英雄、两名英烈,这不仅在长兴县之前是没有的,在全国革命烈士英名中也是不多的。这不得不令我们后来人特别的崇敬和永远的缅怀。正如习总书记说的“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在14年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特别是八年全面抗战、以及解放战争的艰苦岁月中,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为战争胜利、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书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殷阿春、殷和尚只是当年长兴籍新四军战士的一个缩影,与他们当初一起参加新四军的40多名横山籍战士,战争胜利后回来的只有20多人,而其他人则永远留在了祖国大地上。
为了纪念牺牲的战友,1992年,新四军老战士、长兴县新四军研究会第一任会长胡邦夫筹集两万多元资金,在长兴县原横山乡的山坡上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英勇牺牲的17名横山籍烈士,建起一座高8.1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建烈士墓、纪念碑,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他们,不要忘记过去的历史。”胡邦夫说,在他身体硬朗的时候,每年会带着学校学生给烈士扫墓。现在老人因为腿疾已经无法正常出行,但他心里依旧牵挂着。
伟大的事业需要英雄,需要英雄的奉献甚至是牺牲。中华文明之所以五千年灿烂不息,是因为民族英雄们奋不顾身的守候;中华民族之所以历经磨难仍巍然屹立,是因为先烈们用血肉之躯不断加固坚不可摧的民族脊梁;祖国江山之所以如此多娇,是因为有了英雄儿女们多彩绚丽的人生装点;革命事业之所以锐不可挡,是因为人民英雄不朽精神始终引领。
 
(县委党校   蔡卫星   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