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折磨浑不惧,革命意志钢铁坚

李萍子是宜阳县人,1907年出生。她的第一次婚姻很不幸,婚后不久丈夫被人打死了。1937年,经人说合,她来到韩城,嫁给王庆年为妻。王庆年也是苦命人,结发妻死了,留下一女王翠。

王庆年又名贾志成,虽在韩城不露声色,其实早年就投身革命,中共河南省委任命他为豫西巡视员,主要在宜阳、洛宁、渑池一线开展革命活动。王庆年与李萍子结婚后感情很好,3年后党派他去延安学习,一走就是4年,李萍子独自挑起家庭重担,赡养公婆、抚养子女,备尝艰辛。

1944年秋,王庆年从延安回到宜阳,他的家立即成为革命者活动的场所。同志们在他家的地窖里开会时,李萍子便端个针线筐,坐在大门口观察外边的动静。

当时局势非常复杂,日伪军和国民党部队如犬牙交错,各有各的地盘,还有盘踞在宜阳的反动武装豫西剿共司令徐吉生,这些反动派都在四处抓捕共产党人,但他们就是抓不到王庆年。

徐吉生恼羞成怒,于19452月把李萍子和她的继女王翠抓走,企图从她们身上打开缺口,掌握宜阳地下党组织的情况。

敌人采用“饥饿法”逼其就范,李萍子和女儿被饿得眼窝深陷,骨瘦如柴,一坐下就站不起来。16岁的王翠饿得抱着妈妈哭,她就安慰女儿:“孩子,这人来到世上总得有点儿骨气,咱们饿死也不能向敌人低头!”她鼓励女儿:“咱死了,总会有人为咱们报仇的!”

看她不屈服,敌人就将她双手反绑吊在梁上。她仍不吭一声,敌人又在她背上压了两块土坯,逼她交代王庆年的去向。李萍子只是说:“我啥也不知道。”接着,敌人又把她押到洛河滩,扬言要枪毙她。可李萍子镇定自若,昂首挺胸,不说一句话。枪响了,敌人傻了,李萍子冷笑......敌人设计的假枪毙计划流产了。

徐吉生很惊讶,也很头疼: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硬,难道就撬不开她的嘴巴吗?他气急败坏,想出了一个狠招:当院架起一堆柴火,把抓来的两位革命同志绑在柱子上,用烈火烤他们的下肢。他们的皮肉被烤得嗞嗞作响,令在场的敌人更加疯狂,他们咆哮着对李萍子说:“看见了吧?你若再不招,这就是你的下场!”李萍子怒目而视,仍不说一句话。

8天后,李萍子母女被押往洛河南岸,关进程坞监狱,频频被提审,天天受拷打,但李萍子总是一声不吭,敌人毫无办法。

是年秋,日本侵略者投降,但李萍子母女仍被关在牢中,没有获得自由,与难友们一起被解往县城监狱。敌人不让她们吃饱,她们只好头朝下脚朝上,以这样的姿势靠着墙来减轻饥饿感。王翠因长期遭受折磨,四肢僵硬,坐立艰难,手也脱了一层皮。

敌人看到这种情况,托中间人对李萍子说:“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孩子想想啊!这样吧,也不追问你王庆年的下落了,你只要答应将王翠嫁给这里的一个长官当四姨太,就可以释放你们。”李萍子闻言大怒,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事儿休要再提!我是不能答应的!俺们宁死也不走这条路!”后来,那个“长官”亲自来提亲,都被李萍子严词拒绝。

1946年初春,经我地下党组织大力营救,李萍子母女被保释出狱。1947年秋宜阳解放,宜阳县人民政府成立,王庆年随大部队归来,担任副县长。李萍子与阔别三年的丈夫团聚了。

这年年底,国民党军队向我豫陕鄂解放区反扑,各县地主反动武装配合行动疯狂报复,以韩永心为首的反动地主武装,将李萍子抓到一座福音堂内,逼问她:“王庆年窜到哪儿去了?”“县政府有多少条枪?

李萍子不予理睬,敌人气急败坏,把一根根钢针扎进她的十指,她疼得昏了过去,又被冷水浇醒。敌人问她:“招不招?”“招不招?”她就是不理睬,敌人气极了,大声吼道:“不信你的骨头不会断,不信你的肉不知道疼!”于是拿铁钉往她的头上钉,她疼得死去活来,但仍然咬紧牙关,只字不吐。

敌人气得眼都红了,一把撕开她的衣裳,拿起尖刀,先割掉她一只乳房,以为这次她总该屈服了,谁知我们的巾帼英雄还是不屈服。敌人又残忍地割下她另一只乳房,一时鲜血如注,浸湿了她的衣衫,把地面都染红了。

敌人仍在狞笑:“当县长太太啥滋味?好受不好受?”“赶快去搬救兵,去把王庆年叫来救你!”李萍子倒在血泊中,三间房的砖铺地面,都染上斑斑血迹,但我们的英雄还是不屈服。

这是一个令敌人束手无策的女英雄,这是一个生命如鲜花般灿烂、气势如彩虹般壮丽的女英雄。敌人从她的口中得不到任何东西。在这样的革命者面前,敌人只能沮丧地举起屠刀。

1948年初春的一天,空中飘着雨雪,路上结着霜花,敌人用两层毛巾蒙住李萍子的头,把她拉到一个谷底下了毒手。41岁的李萍子以她的坚韧和不屈,树起了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