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里出政权

——长兴县鼎新区抗日武装的发展壮大

□ 长兴县新四军研究会

抗战时期,长兴县党政领导干部,贯彻执行了毛主席关于“枪杆子里出政权”和“党指挥枪”的伟大理论和抗日战争的战略战术,使全县各区的武装很快建立与发展,为夺回失地解放人民,扩大长兴抗日根据地建立政权而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如今研究当年鼎新区抗日革命斗争的历史时,更深地体会到——“枪杆子里出政权”和“党指挥枪”理论的无比正确与伟大。

在这篇文章里,仅写抗日战争时期鼎新区的建立和发展,区大队的发展壮大和改编成县警卫连的全部过程。

鼎新地理位置与敌顽兵力分布

一、地理位置:

位处浙江最北端的长兴县鼎新区,与江苏宜兴县紧连。是太湖西南岸的省际结合部,自古以来为军界所重视的战略地段。自从京杭国道通车后,鼎新区就被划分为东西两片。其西部为崇山峻岭,林竹茂盛的山区,东部为水网平原,鱼米之乡。公路穿过鼎新区的中央,依山临水,地势险要,为省际交界咽喉,不仅善守能攻,又为粮草取之不尽之乡。

二、日伪顽兵力分布: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凌晨,日军华东派遣军第十军十八师团第五十六联队石桥大队侵占长兴城。从此,长兴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过着亡国奴的生活。日军对鼎新地区十分重视,首先在鼎新地区布设了两条防线。一条由县城东门向北至江浙交界的界牌岭京杭国道干线。在这三十里地,构筑了朱渡桥,后漾村、环沉、夹浦、鳌山、香山等六处堡垒。全线以香山据点为中心由日军驻防。一九四三年新四军没有到达长兴前,驻长日军为三十二联队第一大队,共有兵力三个中队 430 人。但派驻香山有一个中队 160 人,此外还另抽一个小队驻于夹浦。以达到上下呼应,山水联防,配有四挺重机(占驻长日军重机一半)六挺轻机,百余支步枪,一门小钢炮,其他的据点由伪军一师三团三营的一个连驻守。

另一条防线是 1943 年日寇从苏浙皖的江南各大据点抽调二万五千多日伪军向长兴—宣城线开展秋季大扫荡后建立起来的。是由县城北门外的老温山——鼎甲桥(鼎甲桥与香山近在咫尺,犄角之势)沿山边构筑工事,是伪军三团三营为主分兵驻防。沿线有老温山、磨盘山、牛步墩、车渚里、南观音山、水口镇、鼎甲桥镇等据点与哨所,两镇各驻伪军一个连。这是一条国道干线外的防线,以确保干线交通无阻,控制江浙交界咽喉。此外还有日特郭大钧、戴培生等便衣与武装特工和自卫队分布鼎新各地。

在水口镇与鼎甲桥之间和太湖西岸的北川山区,驻有王国柱为头目的国民党地方自卫队三个中队百余人,这支顽军拥有一挺轻机枪和长短枪百余支,武器较好,弹药较多,穿了便衣各处游走欺诈,不与日寇打仗,专与抗日军民为敌。

 

建立革命武装,开辟鼎新地区

为了解放长兴人民、解放鼎新地区,把失去的国土从日寇手中夺回来,长兴县工委在筹建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同时,就首先抓住建立县区武装的工作,立即派出干部到各个地区去建立武装。鼎新区则是苏浙结合部的水陆门户,京杭通道咽喉,是个战略要地,故而在 1944 2 月就派县民政科科员孙路明来鼎新地区开展扩军建队的工作。

一、初建区大队

(一)接受任务赴敌区,发动青年建队伍。

孙路明奉县工委书记李焕面授的“到鼎新去拉成个队伍”的任务之后,于三月初星夜兼程,单骑出征,他穿过京杭国道等两条封锁线,来到了敌区霞城村。这是一个三百多户的农村集市街头。是敌顽常来常往之处,他利用在 1940 年省政工队工作时结拜的烧香弟兄,在虎口里秘密开展工作。经过 20 天的个别接近、教育,启发了青年的抗日救国热情。于月底带着二十多个青年到达煤山,他还没找到李焕时新兵就被独立营曾旦生营长要了去。第二次扩军招来的十几个青年又被曾营长要了去。第三次扩来青年近 9 名与结拜弟兄来到煤山抗日根据地,住在仅二户人家的坞山荡。初拉队伍,条件十分艰苦,什么也没有,孙与九个青年借来口锅,借点米,自己凑点钱买点盐菜煮了填肚子,夜里借点稻草和衣睡,这些青年从小过惯了糠菜半年粮的生活,也不厌艰苦。9 个青年编成一个班,由陈立坤当班长。第二天一早,孙路明带了三个青年找李焕,汇报了情况,并要求发几支枪。李写了两张条子,一张是叫他去领一千斤支粮证,可以用此证向当地富户支粮食;另一张是叫他去军事科领枪。张雄科长给他两颗手榴弹,三支老套筒枪。领回来后,九个人高兴得跳跃起来抢着要擦,枪拆卸一看,糟了,一支断撞针打不响,一支装一发打一枪,一支比较好一点只能装三发子弹。青年们也不管好与差,一个劲地擦了又擦,擦得雪亮上了油,用麻绳当背带,轮流背背枪也够乐了。每天早上立正稍息,一二三四口令声声操练起来。十天过后,县委派民政科科长丁山与孙路明一起领导青年学习,丁山开始向大家讲新四军是什么样的队伍,他的任务、纪律等等,并且开始活动。初时每天清晨从煤山坞山荡出发,翻山越岭,过大寒岭到鼎新地区的西部山区的南北的江排村等地活动,开头每天晚上必须回营,每天来回五六十里地。到那儿先找来保甲长开会,宣传抗日救国,宣传新四军打日寇救中华的爱国行动,宣传我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宣传爱国一家团结抗日和坚决反对投靠日寇甘做汉奸的民族败类,坚决镇压罪大恶极的汉奸特务和欺压百姓的恶霸分子。活动范围逐步扩大,从保甲长、士绅到全部山民,从大山村到一二户的小村,把全民抗日救国的大事,把新四军的子弟兵爱人民打鬼子的性质一人一家地进行宣传,达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从宣传活动中寻找与培养积极分子,爱国进步人士。为下一步队伍进入鼎新地区进一步开辟工作打下基础。

一九四四年四月初,县长陈练升正式书面任命丁山为鼎新区区长兼大队长,孙路明为区大队副大队长。同时派来陈忠达为鼎新区民运工作指导员,协助丁山与孙路明开辟鼎新区的工作。这时,队伍已扩大到十八名战士,这些同志大多数是从敌占区来参加抗日队伍的爱国青年。部队就编成一个排,陈立坤为第一任排长。区队的武器也增多了,除县政府发了几十个手榴弹之外,还从山区百姓那里动员了一批枪弹,约有十一二支枪,每支枪子弹近十发,没有枪的战士有大刀、鸟枪背着。四月上旬区大队已初步建成,从无到有一支抗日武装就这样诞生了。

(二)跨出山门打日寇,声东击西麻雀战。

区大队初建成功之后,就正式进入鼎新地区。部队先在竹宅驻下,这是一个僻静的深山区,人烟稀少,交通极不方便,活动范围很小。驻到四月下旬,就移营南北两地,部队驻营南古山庵的小庙中。在到达古山庵第二天晚上,孙路明带了陈立坤等几个战士到牛步墩、车渚里伪军据点打冷枪,掷榴弹,这是我们鼎新区大队对日伪军打的第一枪。伪军从睡梦中惊醒,吓破了胆,竟用机枪打了一天一夜。从这时起,在鼎新地区的日伪军就没有一天不惊恐,丁山则带了另外几名队员在山民家中走访,宣传抗日救国,同时物色积极分子,发动群众,成立民众抗日组织。利用旧的保甲长,为我们筹办粮食、通知开会等。烧柴吃菜,靠自己动手。第一次麻雀战后,总结经验,考虑我们弹药太少,步枪只有 10 发子弹,就采用火油箱里放鞭炮的办法,到据点边上搔敌不安。同时在山乡人民中进一步动员献枪献弹,为抗日救国作贡献,国民党败军散落在民间的枪弹不少,所以经多次教育后,仍然常有人送来子弹和枪支。此外还派人深入到国道东面和敌人心脏地区去向伪乡保长收款子、收枪弹,以筹扩军养兵之费。每次出山回来,要增加几个新战士。队伍在不断扩大,作战经验在不断提高,活动范围在不断发展。

二、区队发展的新阶段

长兴战役的胜利,使区大队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区乡政权迅速建立的决定因素。1944 8 23 日长兴战役胜利,使京杭国道以西的鼎新西部地区已被全部解放。牛步墩、车渚里、水口镇、丁甲桥镇等日伪据占已全部拔除。区大队在这次战役上积极配合主力的作战行动,动员与组织民工支前,战士们分头为独立二团作战部队带路提供敌情、打扫战场等,从参战中,使战士们增长了实战见识,锻炼了战士。主力部队在战后赠送给区大队十五支步枪和几十个手榴弹、二百发子弹。不久县政府又分配来十多支步枪、手榴弹等。区大队扩大了,不到半月已建立两个排,五个班,发展到六十余人,不到一个月县里派来从主力部队调来的梁瑞芝担任区队指导员。这时就以水口镇为中心,开展各项工作,开展对敌斗争,鼎新区和合溪、虹溪等地区一样,借着长兴战役的这股强劲东风, 壮大自己, 并配合县里派来的民运工作同志,开始了筹建区乡政权的工作。这是鼎新区发展史上的决定性转折阶段。没有强大的革命抗日武装消灭在鼎新地区的日伪军,人民不可能从日寇铁蹄下解放出来, 夺回被日寇侵占的国土, 建立自己的抗日民主政权。

三、建立区乡政权,开展“二五”减租

在长兴战役胜利后,县委立即布置各个新解放区迅速成立区乡政权, 扩军招兵, 壮大区大队, 建立模范队 (各乡民兵) 、 农抗会、 青抗会、妇抗会等组织。九月初,区委抗日民主政府宣布成立,县委任张真(女)为区委书记,她带着王飞、张雪等同志来鼎新区工作,建立区委,陈忠达任组织委员兼水口镇支书,公开称呼为民运工作指导员,并按照县政府四月间的任命,丁山为鼎新区区长兼大队长,孙路明为区大队副大队长,张雪担任财粮科长。

张真等到达鼎新后,与丁山研究了成立区委区政府的工作,分析了敌情,将工作范围与地区作了分工,并依靠区队战士和全区人民的力量,立即成立乡、保政权,并用告全区人民书的告示形式,宣布鼎新区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动员人民团结一心,建立各乡各保政权,支持民主政府,支援抗日救国的新四军,建立抗日根据地,保卫胜利果实。九月中旬,工作人员在区队战士的保卫下,开展工作,很快完成了建立各乡各保的任务,并进一步发动群众,组织区乡保农抗会、妇抗会、青抗会和模范队(民兵)等项工作。

在乡保政权和各个抗日民众组织成立后,就开展“二五”减租,从这些工作中教育与启发人民抗日救国,支前参军,保卫抗日根据地。

 

从保卫鼎新区乡政权的战斗中壮大区大队

区大队发展壮大后,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和繁重,既要抗击日伪军不断向我区反扑扫荡,妄图卷土重来,重占水口镇,控制京杭国道以西地区的任务,同时,又要对付国民党顽军王国柱的地方自卫队的偷袭。这时,我们不仅面临敌顽夹击,吃菜用盐代菜,甚至经常断盐断油,穿衣还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那身补了又补的衣服。然而不管风雷雨夜,一夜调换营地三五次, 有时从甲庄换到乙庄, 转几个圈子又回甲庄来了。遇到严重情况,硬拼不利时,就露营在茂竹林间,任风吹雨淋,虫咬蚊叮。因此,战士病倒的不断增加。为了改变这样的被动局面,区委和区队领导决定主动出击,到敌区去,到顽军防区边缘去宿营,去演习。同时派出代表与王国柱顽军联系,争取团结抗日,枪口一致对外。

一、主动出击打击日伪军,保卫边区,保卫人民。

(一)夜袭磨盘山,扰乱敌军心

1944 12 8 日,区长兼大队长丁山亲自率领区队一排长李荣章等 16 名战士,趁着夜雾深夜袭击长兴城外屏障据点磨盘山,战斗中击毙伪军三名,这是区大队成立以来的正式战斗,使城内日军惊慌万分,每天用机枪和小钢炮向我区无目标地打个不停,连续射击四五天,消耗敌军大批弹药。迫使敌伪一时不敢出门抢掠。

(二)巧机得机枪,区大队如虎添翼,痛打日伪军我游击小队陈立民在十二月下旬的一天,从伪军人员中得知鸿桥伪军金步清营九连有两挺轻机枪被关在碉堡里,新四军会同伪军机枪班长俞根寿等把枪偷出据点,他们在伪军追击之下,边战边退,往太湖岸边而去。陈立民立即亲自寻找。第二天上午在霞城村碰上了高阿毛等人。高与陈原已相识,更动员归入我军,当天就带了他们同往水口镇区大队部。区队领导对他们热情招待,诚恳教育,几天后,在一个夜里就与高阿毛同往太湖边鳗鱼港捞起了两挺轻机枪,六支三八式步枪,一支二号卜壳枪,在天亮前到达我区。区队领导在水口镇召开军民大会,欢迎高阿毛、俞根寿投入我军,赞扬他们为抗日立功,并在长妈妈茶馆开席敬酒,发给四十万元(储备票和汪伪钞票)奖励金。

区大队获得这两挺轻机枪之后,部队装备起了根本的变化,真是如虎添翼,打击日伪军更加有力,更加顺手。

此时,区大队已发展到 120 多人,编为三个排,十个班(其中一个机枪班),为全县建制健全装备较好,战斗力较强的一支区的武装。

(三)痛击日伪三百兵,夺回牛羊还乡亲

1945 1 20 日,县城和后漾据点的伪军在一个小队日军的压阵下,组织三百余人,向我区的夹山村等地抢掠,区大队闻讯后立即出发,分两路包抄日伪军,这次战斗是区队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从上午八点一直打到天黑才结束, 并且也是打得最艰险, 最激烈的一次战斗。当时我区队住在水口南山脚下,老百姓来报大批日伪军队飞蝗般地到夹山村湖陵山村抢夺,区队副孙路明和指导员梁瑞芝立即作出战斗方案,孙副大队长带一排两挺轻机飞越观音山岭,从正面攻击日军在夹山顶上的一个小队,梁指导员带二排直攻湖陵山(半个多小时,伪军弃山逃回夹山村);三排派往阳山头(水口镇北面)扼住顽军王国柱部可能从我军背后趁机偷袭。

当梁指导员攻下湖陵山之后,就紧追逃敌至夹山村北面植木岭,配合孙大队副的第一排协同作战,这时夹山顶上的日军小队受到我军两面夹击,弃下一淘萝米饭和一大盆鸡肉逃下山去。我军两个排攻下山岭后,以居高临下的优势,用火力掩护部队向夹山村逼进。经过大半天的激战后,我部机枪仅留下八发子弹,孙大队长正要命令步枪子弹集中起来交于机枪使用时,丁山从县政府开会回来,当他听见枪声后令渚山乡的民兵跟他跑步到夹山村南,立即配合一二排作战,一面持枪射击,一面高呼冲啊!敌军认为我南面有大部队上来,就立即向后洋据点窜逃。这时夜幕将临,天色渐暗,日伪军在我追击之下泅水过河,敌军溺死十余人。战斗中有几个战士因只顾冲锋向前脚底被竹钉子戳穿,血流如注,没有包扎止血的条件,仍然勇猛追敌,他们跨一步就一个血印,把敌人打跨时流血过多而昏倒在地。战斗结束后,我部将缴获的衣物猪羊如数交还当地人民。然后在老百姓的道谢声中握手告别,胜利而归。

这次战斗后,部队住在水口镇西的茂竹林间休整,总结作战经验,从战争中学会战争,使部队的战斗素质大大提高,士气更加高昂。夹山战斗受到县政府的表扬,苏南报发表了消息,敌占区人民听到消息后,喜气洋洋,互相传颂,从敌占区来参加区大队的抗日青年每天都有,区队又充实一批新战士。

(四)追击伪军抢粮队,夺回白米归人民

1945 3 月中旬,伪军近百人侵犯我区边缘的涧港村,抢掠粮食猪羊,区队得到情报后跑步十余里,向伪军冲杀,伪军见我战士勇猛如虎地冲失魂落魄,慌乱窜逃,战士们打退伪军后,清点财物,一一归还百姓。

二、清剿顽军王国柱,巩固我区后方,保卫区乡政权。

为了集中力量抗日,更好地消灭日伪军,丁山以王国柱的妻弟臧建山(王部中队长)同学的关系,多次写信给他,督促王部共同抗日,枪口对外,不打内战,但都未成功,并且进一步对我偷袭。

1944 1 9 日, 区委书记张真在启蒙乡乡长余海棠家召开征公粮会议时,王国柱派中队长朱月明、周青等人袭击会场,当时我区队战士臧培松当场牺牲,张真中弹受伤。1945 3 月间,我区长裘忠浩与区队副孙路明去喜鹊㘰开会,路经鼎甲桥,王国柱设兵伏击,经过半小时激战,我方两名战士负伤,一名战士阵亡。

为此,县抗日民主政府派警卫一连,十六旅特务营一个连配合区大队清剿王国柱部,经多次歼灭性打击之后,顽军逃往太湖岸边的斯圻湾,与宜兴交界的父子岭一带。从而使我区队在一段时间内,可以集中全力打击日伪军。

三、深入敌区 开展游击活动,牵制敌军兵力常犯我区。

区大队壮大以后,区委决定区大队一排长率领几名精干战士到敌区去和原有游击小队,在敌区作战。他们采取灵活战术,十分活跃,把京杭国道沿线及路东沦陷区的日伪搞得惶恐不安,昼夜派兵寻找游击队。

李荣章率领战士到达敌区后,在原来的游击小组长陈立民,情报战站长张复荣和扩军大队长吴公寿的积极配合下, 大打出手, 每战取胜。老百姓传颂着新四军英雄虎胆,神兵奇袭,传说越传越神。那些抗日故事至今还被人们传颂。

李荣章到达敌区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将日伪一条忠实走狗从后漾村据点边捉拿问罪,并根据其罪大恶极,要消灭新四军战士家属等罪行,将其身缚上石磨沉入大河之中,并张贴布告警告伪军汉奸。

不到半月,又突然奇袭霞城村的茶馆店缴了伪军的枪支,两天后李队长在国道边朱家庄村单身向两个伪军扑去,用手中手榴弹打破伪兵的头,缴枪两支。十多天后,接到情报,立即带了王志根、陈立民两人又到蒋步桥街北的稻山间埋伏,当伪警走到他们附近时,他一个箭步飞身而出,手举刀落劈下一个伪警的头颅,其余两个伪警下跪求饶,他们缴枪凯旋。在一个大雨倾盆、雷鸣电闪之夜,他带了五个战士在京杭国道上伏击日军巡逻车,用土地雷炸坏敌车,打死日军一名。游击队在敌区的活动,使日军恼羞成怒,连日把各个据点的日伪兵派出来清剿,但敌军兴师动众行动在明处,我们活动在暗处,他们处处扑空徒劳,不仅没碰到我们一根毫毛,相反我游击队还在敌人队伍的尾巴后面偷袭。 我们这些游击活动, 正是执行了毛主席的游击战的理论,根据十六字口诀的要令去执行的。

四、日寇重建水口镇,山乡人民又遭殃,三连化整为零,进入艰苦卓绝的斗争之中。

一九四五年四月日寇趁我区大队在桥下升编为警卫连的时候,拼凑二百多日伪军在重武器的掩护下向我区大举进攻,重新侵占水口镇。我连奉命重返鼎新作战。由于敌强我弱,全连分成三个分队,在水口镇东北、东南、正西三个地区和日伪军转战。在战术上主要采取夜战偷袭,地雷伏击,敌进我退,敌驻我扰,避强歼弱的办法迎战敌军。

孙路明连长带领一排(挑选)18 名战士,在正西与敌军开展以地雷为主要武器的伏击战。梁指导员带三排在敌顽中间地带的水口镇东北面切断敌伪顽可能联合进攻我军和夜袭水口镇的任务,李付连长带二排在水口东南地区的县城边缘袭击城边据点。

敌人主攻的方向,是水口镇西的山区,企图在临死前歼灭我区武装部队,同时向山区人民掠夺财富。十八个战士在孙连长的领导下,开展艰苦卓绝的战斗。第一次地雷战就歼敌十一人。对日伪军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当我们摸透了日伪军的行动规律后,由李荣章排长率领二名战士,在顾渚村东的泥板桥边埋下五个地雷,当敌人进入雷区时,已卧伏在灌木从间的李排长一声令下――拉!顿时地雷开花,轰轰隆隆震得地动山摇,十一具日伪军尸体横卧路边。此时,我们一边收拉小麻绳,一边向山顶撤退。此后我们总结经验,采用多种埋雷办法,击毙敌人,如涧间小竹桥上的竹杆两头接上导火线,竹杆中间做个插销,敌人上桥踏上竹杆一跳,地雷爆炸,敌人死去,后来又用标语牌,牌杆下埋一个地雷牌上画上日本鬼子像狗一样,敌人见了火冒三丈,用枪一挑,地雷又开了花。就此种种逼使日伪军不敢进入山区横行。

在近二个月的时间内,大部分时间宿营在山顶毛竹林间,由于疲劳过度,蚊虫咬也毫无知觉。吃的大多是山上野果和可食的菌草之类。有一次陈忠达为我们搞来一斤多盐和二十多斤小麦,大家就高兴得跳跃起来,我们已几月吃不到盐,吃不到米。小麦拿来后,就在山民家中炒熟了,又磨成粉,一人发一袋,用毛竹做个碗,饿了就用点涧里冷水再拌一点盐,吃起来还格外可口。

在五月二十五日深夜一点多钟,区委书记徐一平和组织委员陈忠达,带了民兵,准备夜袭水口镇,刚走出山民家不多路,被埋伏在九龙岭下的日寇发现,敌人开枪射击,徐一平下巴负伤,陈忠达立即着民兵叶金寿将他背走,要他派人快送煤山后方医院,而自己大声呼叫,冲啊!冲啊!把敌人引到自己这一方面来,用手榴弹阻击敌人,掩护徐一平安全撤退。后来自己腿部负伤,流血过多昏了过去,敌人将他包围起来,然后拖到灵官庙前将他剖腹杀害,这时陈忠达才二十二岁,他为国英勇牺牲,但直到今天,他是哪里人还查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与曾飘(女)一起从扬州那边调来苏南工作的同志。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艰苦作战,终于把日伪军逼出水口镇。鼎新区人民又重见天日,重返家园,开展了大生产,支援新四军抗日救国。